top of page

公車驚魂


漫不經心地站在公車站牌前發呆。好不容易等到公車來了,品目踏上階梯,只見司機戴著墨鏡,一直盯著他。品目覺得奇怪,邊上車邊看著司機,感應過悠遊卡後,自行做到空位上。剛坐下一抬頭,赫然見到司機還是在看著他!恐怖的是,司機身體正坐但脖子卻詭異扭曲,臉直勾勾盯著他。品目瞬間全身發毛:『這是人嗎?』

就在品目腦袋一片空白時,司機已經回頭,關上車門,驅車而行。品目仍被剛剛那一幕嚇得不輕。事實上,這小胖子常常擺出早熟淡定的態度,但對於怪異事件卻異常害怕,完全不敢看鬼片。他轉頭想找附近周圍乘客壯膽,看看有沒有同學也看到剛剛那一幕。四處張望,有其他乘客,但就是沒看到同校同學。

『奇怪,這時段應該很多學生啊?怎麼可能只有我一個人?』就在品目驚疑不定時,他又赫然發現,乘客們的衣著不太像現代人,但也不是前朝古裝。而且,個個臉色慘白,表情或痛苦或憂鬱,散發著壓抑的絕望氣息。品目越發緊張起來。

突然間,有怪聲發出。品目依聲望去,是坐在他右後方的一位孕婦,捂著嘴,好像要嘔吐。品目不禁啊了一聲,孕婦好似受到刺激,身體抽搐得更激烈,表情也更痛苦。品目見狀,忍不住大喊:『司機先生、司機先生!』司機繼續開車,沒有回應。品目不確定司機是不理他還是沒聽到,隨即加大聲量吼說:『這裡有人要吐了!!』司機依然沒回頭,但回話問說:『那你想要我怎麼樣?』

『痾...』這一刻,品言被問倒了。對啊,司機正在開車,難不成他還能分身拿個嘔吐袋來支援現場嗎?就在他愣住的幾秒間,孕婦嘔吐的症狀更強烈了,甚至有少許黃綠色濃液已經從她摀住嘴的手指間溢出來。

品言忍不住大叫:『啊~~~』

司機忍不住回罵:『叫屁啊~』

終於,孕婦的雙手再也抵擋不住,嘔吐液體如滾滾洪流,從口中奔洩而出。品目只能捲縮在窗邊,大叫:『真的吐了!真的吐了!』這大攤的嘔吐物散發出濃烈腐敗屍臭,衝人耳鼻。品目哭喊:『好臭!』他是真的被臭哭了。

撇眼間,地上一大攤的嘔吐物中,竟然有東西在蠕動。品目被嚇的離開座位,在走道上連連後退。周圍乘客見此恐怖情景,竟無一人訝異,反而是紛紛露出詭異笑容,用期待的神情看著那從嘔吐物中緩緩爬行的『東西』。

品目張大嘴,一路退,一路『啊~』到司機位置旁。

那『東西』在走道上跟著品目一路爬,形狀看似一嬰兒。品目大叫:『司機!那個孕婦生了啦!生出小孩,啊,不是。是吐出一個小孩了!』司機繼續開車,沒有理他。品目也覺得這一切非常荒謬,但那個持續爬行過來的東西,樣子就真的像嬰兒啊!然後,周圍的乘客都很怪啊!等等,連司機也很怪異!

眼見怪嬰離他越來越近,品目忍不住大吼:『停車啦!我要下車!』

司機彷彿一切都沒發生,只淡淡問說:『你確定要在這裡下車?』

品目轉頭看向車窗外,天空黑紅相間,地下是無邊無際高溫熔岩,火蛇亂冒。公車正奇異的懸浮在空中前進著,仿若走入地獄盡頭。

品目累積的情緒終於崩不住,大聲罵:『XXX,你幹嘛繞路帶我來地獄?我要客訴你!』一聽到客訴兩字,一直淡定的司機終於有點緊張的回說:『這位...乘客,再下一站就到了,到時您就可以下車了。』品目繼續吼:『下一站是哪?他X的寒冰地獄是不是?』司機連忙說:『不不不,是回歸現實世界。』品目手指離他越來越近的怪嬰,噴著口水吼:『那這怪東西該怎麼辦?』司機連忙遞出一張畫有弓箭樣式的紙牌給他,說:『用此射他,此物專破冤障!』品目以為紙牌有神力,正要直接扔出,司機連忙阻止說:『是用弓箭射他!』

品目至此無言。

用紙畫的弓箭射箭?這司機的腦迴路簡直跟他的脖子一樣匪夷所思。司機忽然嚴肅說:『用心取!』品目聽到,莫名一震,福臨心至的將手伸入紙牌中,竟真取出一把金色閃耀,散逸神聖氣息的無弦弓。此弓一出,車上眾詭異乘客盡皆露出恐懼表情,嘴巴張到極大,並發出搖人心魄哀鳴。怪嬰也跟著憤怒狂嘯。一時間,車內猶如群魔亂舞。金弓神聖厚實的氣息自然護著品目。只見品目神情從容,伸手搭在無形弦上,往後拉起,一道炙烈火箭隨之現形,箭身上游浮著奇異符文。

輕叱一聲,炙烈火箭穿透怪嬰。隨後滿車怪異盡化為點點光芒,慢慢消散。

當品目回過神來時,已站在人行道上,周圍車水馬龍,正是每天下車的公車站牌。他轉身回望,公車司機正笑著跟他揮手,說:『那東西煩請你轉交給那位...大人啦!』然後車門關上,如一般公車,在馬路上緩緩駛去。留下品目呆呆的看著手上的紙牌。

回到家後,品目走到書房跟父親說今天放學發生的恐怖奇遇,並把紙牌交出來。父親看了紙牌一眼,微笑說:『送你吧。好好保管。』品目無言,就這樣?老爸的反應就這樣?這些事情正常嗎?是我見識太少還是老爸心臟太大?帶著混亂的心情,他決定去好好洗個澡,把一切都洗乾淨。


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列車驚魂

『好安靜,好安靜!』車廂內的其他人都保持沈默。有站著專心看書的短髮女學生,也有坐著滑手筋的染金髮少年,還有正在打瞌睡的禿頭大叔。雖然平常捷運上,偶爾也有大家都不講話的時刻,可是,也太安靜了吧?? 『對了!為什麼捷運在行進間沒有聲音??』品言突然驚覺,這班列車竟然是「無聲」行進中!?『太神奇了吧?莫非是坐到最新最先進的捷運車種?』品言好奇地四處張望,忽然看到車廂門上的跑馬提示燈顯示:「埔墘-->板橋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