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joe chen

寫信給在天堂的外婆



阿嬤


你好嗎?在天堂的日子是歲月靜好的吧?

沒有了身體的束縛,你的精神應該是恢復正常了吧?

不只是我,想必也能記起其他的家人吧?包括阿舅、阿姨還有我媽,以及其他的小孫子們~

你的曾孫出生了,是豆豆的孩子。

大學放暑假時,跟你一起照顧的那個活潑好動的小傢伙,竟然一下子就變成大人了,然後組了家庭生了小孩。

你走了之後,每次過年的時候,我跟媽都會去阿舅家。阿姨們也會去。大家一起過年吃飯聊天。有那麼一次,阿舅在撇眼間,誤認身材發福的媽媽是你,嚇了一跳,想說阿嬤怎麼出現了!?是趁著過節熱鬧的氣氛,近來參一腳嗎?

大家都哈哈大笑!


阿嬤你知道嗎?你走了之後,我心裡有很多苦楚,但是說不出來。

不知道可以對誰說,該怎麼說。


我來到了年輕時無法想像的年紀,也經歷許多年輕時想像不到的事情。

如果要用酸甜苦辣來形容,那就是,沒有甜、辣,只有酸跟苦。

體力也不如從前,身體經常疲倦不適。

就覺得累,怎麼休息還是累。

二姨丈走了,三姨也中風了。

感覺時間正在折磨著我們的身體。折磨夠了,就把人帶走。

就像當初對待你那樣。

我很想念你。

最近常夢見你。夢裡是你跟阿公在整理家務,然後我待在家,一如過去小時候。


回到現實,唯一還讓我感到真實欣慰的,只有兩個兒子。

你大概對他們沒什麼印象了。

在他們出生前,你就已經開始輕微失智了。

他們出生之後,其實你每年都有看過他們幾次,跟著媽媽。不過你總是忘記。

你失智之後,我心裡很矛盾。

想見你,但是見到你,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只能默默坐在你旁邊。

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見面,在你還清醒的時刻,那一次,我要離開了。你堅持送我到巷子口。

自從你雙腳不良之後,總是坐在沙發上跟我道別。

但是那一次,你堅持勉力撐著拐杖,氣喘淤淤的跟著我走到巷口,整個臉的漲紅了,目送著我離去。


幾個月後,我在台北接到通知,你因為胸悶氣喘,緊急入院。

我請假到醫院時,你已經昏迷。那時候,大家還期待你可以清醒,恢復精神,出院回家。

但,時間到了。那顆腫瘤切斷了你跟我們在人世間的羈絆。

阿嬤,你辛苦了。

我會把我的路,好好走完。


我愛你






3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